不要上陌生人的车   亚洲性图   

不要上陌生人的车

「糟糕,没赶上末班车!」

  萧楠站在轻轨站外,眼看着通往大学城的末班公交车从她眼前驶过,暗自叫苦。

  四月的T市,正是乍暖还寒的时节,一阵冷风袭来,萧楠不禁缩了缩肩膀。
  位于北郊的大学城刚刚启用,目前只有萧楠所在的政法大学以及几个职业技术学院进驻,交通很不方便,只有一趟轻轨通往市区,而轻轨站与大学城之间还有好几公里的路,需要坐好几站公交车。

  由于公交公司和轻轨公司缺乏协调,经常会出现像今天晚上这样下了轻轨却赶不上末班公交车的情况。

  「又得打车了!」

  萧楠轻轻叹了一口气,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楠楠,你到学校了么?」

  一个宽厚的男声传过来,萧楠顿时感动一阵暖意传来。

  打电话的是她男朋友关智。

  关智和萧楠一样,都是出身普通人家的孩子,大学毕业之后进入了一家大型国企的法务部工作,为了能在房价飞涨的T市攒够首付,成天省吃俭用。

  萧楠今年读研二,正在导师开的律师事务所实习,最近事务所业务繁忙,几乎每天都要加班到很晚。

  若是平时,萧楠会去关智在市区租的房子里过夜,但是今晚关智出差,萧楠只好回学校住,不料却错过了末班公交车。

  「放心吧,我马上就上公交车了,你早点睡吧!」

  萧楠柔声道——她怕男友担心,并没有说实话。

  放下电话,萧楠茫然地站在轻轨站门口。

  举目四顾,焦急地寻找着出租车。

  今天是周一,又已经过了10点,根本没什么学生会像她这样晚回学校,轻轨站门前异常冷清,萧楠足足等了一刻钟,却连辆出租车的影子都没有看见。
  正在这时,一辆白色的旧面包车停在她身前:「姑娘,是不是去大学城?我拉你,你给我15块钱就行!」

  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摇下驾驶室的窗户,探出头说道。

  萧楠犹豫了一下,轻轻摇了摇头——藉着昏暗的路灯,她隐约看见副座上还坐着个看上去30出头、衣着得体的男人。

  「姑娘,这位是大学城的老师,正好和你顺道!」

  司机指了指坐在副座上的男人,一脸诚恳地说道,那个男人也温和地朝萧楠点了点头。

  「同学,我是商务学校的老师,这么晚了不会有出租车的,你一个人打车多不安全,还是赶紧上来吧!」

  坐在副座上的男人也接茬道。

  看着眼前两个陌生男人,萧楠还是有些犹豫,学法律的她可没少看过年轻女子搭黑车被杀的案子。

  「我真是老师,这是我工作证!」

  副座上的男人似乎看出了萧楠的担忧,从兜里掏出一个绿皮证件来,上面赫然写着「商务学校」四个字。

  「那好吧………到政法学院学生宿舍!」

  看着眼前的证件,又想到明早还有课,萧楠略一沉吟,点了点头,然后拉开车门……

  副座上的男人似乎在闭目养神,而司机也没有和她搭讪,只是默默地开着车。

  面包车就这样沿着开发区大道向大学城方向驶去,不远处是北郊运河,过了运河就是大学城,眼看着离学校越来越近,坐在后排的萧楠渐渐放下心来。
  突然,司机猛一打轮,面包车一下子拐上大路边的一条小路上,直奔河边的树林驶去。

  「你这是往哪里开?!」

  萧楠大惊,失声叫道。

  「小妞,你不是警惕性高么?」

  坐在副座上一直在闭目养神的男人突然转过头来,嘲弄地笑道。

  「快停车!救命!」

  萧楠顾不得答话,一边大声呼救,一边拚命去拉车门,却怎么也拉不动。
  「小妞,省点力气吧,车门都锁住了,这里荒郊野岭的,你喊破嗓子也没人听得见!」

  副座上的男人阴阳怪气地说道,全然没有刚才文质彬彬的样子。

  说话间面包车就驶进树林里,副座上的男人敏捷地摇下座位,窜到后排。
  萧楠这才想起报警,不料刚掏出手机,就被男人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顿时被打得眼冒金星,歪倒在后座上,手机也掉到了车里。

  「小妞,我看你也是聪明人,最好不要做无谓的反抗,我们兄弟只劫色,不要命,你让我们搞一下,完事就放了你!」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司机突然开口,声音异常冷酷,萧楠立刻感到彻骨的寒意。


  「大哥,这小妞不错呀!」

  后排座上,胡军打量着瑟瑟发抖的萧楠,满脸得意。

  萧楠身材高挑,1米70的个子,虽然穿着件及膝的灰色风衣,但仍然难掩窈窕的身形,尤其是穿着黑丝袜的双腿,格外修长丰腴。

  萧楠虽然算不上特别漂亮,但细长的丹凤眼、高挑的鼻梁、略厚的嘴唇,配上白皙的皮肤、乌黑顺直过肩的长发,倒也颇有几分知性美女的风韵。

  「抓紧时间搞吧!」

  李凯仍然面无表情,冷冷地说道。

  李凯和胡军是狱友,出狱后李凯在郊区开了家废品收购站,胡军则靠开黑车谋生,这已经不是两人第一次结伙犯案了。

  半年以来,胡军白天开黑车「踩点」,晚上李凯则开着废品收购站的旧面包冒充出租车诱骗单身女性上车,劫财劫色之后杀人灭口。

  萧楠已经是第五个落入他们魔掌的「猎物」他们两个都是很狡猾的罪犯,为了能诱骗被害人上车,李凯还让长得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的胡军办了好几个单位的假工作证。

  「小妞,你最好配合点儿,要不然我们兄弟一刀捅死你再奸尸!」

  胡军恶狠狠地说道,从兜里掏出把锋利的切西瓜刀,在萧楠面前晃了几下。
  「我什么要坐黑车?为什么上车前没仔细检查下他的工作证?为什么刚才不立刻打电话报警?」

  看着眼前两个强壮的男人,萧楠肠子都悔青了,木然坐在后座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胡军见萧楠没有反抗的意思,心中暗暗高兴,伸手解开萧楠的风衣带子,把风衣拔下来铺在后座上,然后将萧楠按倒在上面。

  萧楠风衣里面穿着及膝的西服套裙、短袖衬衫,紧紧地贴在身上,把身材显得更加凸凹有致。

  胡军咽了口吐沫,先剥掉萧楠的裙子,然后抓着萧楠包臀丝袜的上沿向下拉去,丝袜卡在萧楠的胯骨上,一时剥不下去,胡军二话不说,扬手又扇了萧楠一个耳光,压低声音命令道:「把屁股抬起来!」

  萧楠闷哼一声,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抬起了屁股,强忍着脸上火辣辣地疼痛用尽可能镇静地声音说道:「我答应你们就是,你们别再打我了!」

  「小妞你只有听话,就能少受点皮肉之苦!」

  胡军冷冷地答道,慢慢地将萧楠的丝袜褪到脚下,扭过头对李凯说道:「大哥,这小妞老实了,你先弄吧!」

  说完,胡军爬回副座,李凯仍然面无表情,似乎对眼前的美女毫无兴趣般,不紧不慢地脱了裤子、内裤,掏出早已勃起足有18cm粗长的鸡巴,蹲在萧楠的身前。

  「嚓——」

  突然车里传来一声脆响,只见李凯一把扯断萧楠内裤的带子,随意仍在车里。

  「腿劈开!」

  李凯冷冷地说道,萧楠这次不敢犹豫,只好流着眼泪分开修长的大腿,李凯一把抓过来,将萧楠的大腿尽可能地向一边拉开。

  今晚是农历十五,又是个大晴天,没有雾霾,明亮的月光透过树丛照在车里,萧楠赤裸着身体、闭着眼睛躺在月影里,一条腿搭在后排座上。

  另一条却搭在前排座椅上,两腿之间的门户大开,微隆的阴户、浓密的阴毛完全暴露在李凯的眼前。

  李凯并不打算浪费时间,只是把手伸到萧楠的腿间,粗暴的分开肉瓣,胡乱地用手指扣挖起来,干涩的肉瓣被如此粗暴地玩弄,萧楠疼得直皱眉头,却不敢有任何抗拒。

  李凯玩弄了几分钟,扳过萧楠搭在前排座的大腿夹在腋下,跪在萧楠的腿间,扶着坚硬的鸡巴,对准把强行翻开一道缝隙的肉瓣,吸气挺腰耸臀,狠狠地戳了进去。

  「啊——」

  萧楠痛呼一声,只觉得下体被猛然撑开,疼得浑身发抖。

  李凯也不说话,扬手又给了萧楠一个耳光,骂道:「别鸡巴乱动!」

  然后腾出一只手按住萧楠的上身,腰间用力,鸡巴强行挤开两瓣肉唇,慢慢深入到肉穴之中,停在肉穴入口三分之一左右深的地方。

  「又一个烂货!」

  不出所料,李凯并没有感到阻隔感,脱口骂了一句,再次挺腰,这次阳物一下子就插到肉穴深处,直抵花心,很快车厢里就响起啪啪的撞击声。

  李凯似乎对身下的女人有深仇大恨一般,动作一下比一下猛烈,每下都是全根没入再全根抽出,如同打桩机一般,连连轰在萧楠的阴道深处。

  李凯体力很好,高频率地抽插了足足几百下之后,才把萧楠两条腿向后折去,骑蹲在萧楠身前,死死压住萧楠朝天的圆臀,阳物深深插在萧楠的肉穴里,颤抖着喷出大股大股精液。

  原本已经被操弄得下体麻木的萧楠突然感动体内一股股强劲的热烈袭来,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屈辱的眼泪再次喷涌而出。

  「小妞,我大哥厉害吧!」

  李凯刚干完,胡军就迫不及待地爬回后座,笑着说道。

  萧楠哪里还能答话,只是默默地躺在后座上流着眼泪。

  「小妞,你这两条长腿可真不赖!」

  胡军一边脱裤子,一边淫亵地说道。

  「小妞,和哥哥亲个嘴!」

  胡军赤裸着下身,无耻地托起萧楠的头,伸出舌头,在萧楠的脸上慢慢地舔着,萧楠只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恶心的口水味儿让萧楠不由得厌恶地扭过头去。

  「啪!啪!给我张嘴!」

  胡军大怒,扬手又扇了萧楠两记耳光,虽然力度不是很大,但还是把萧楠一边脸颊打得通红,萧楠只好流着眼泪张开嘴,任由胡军吸住她的舌头。

  「想不挨打,就得听话!」

  胡军足足亲了五分钟,把萧楠口腔里每个角落都舔舐个遍,才满意地放开萧楠的头,挺着粗短黝黑的鸡巴,不紧不慢地插进萧楠的肉穴里,很快车厢里又传来一阵阵啪啪啪的响动!

  其中夹杂着男人呼呼的喘息和女人发出时而发出的难以忍受的呻吟声。
  和李凯不同,胡军操得要从容得多,时快时满,时浅时深,充分享受着萧楠温暖紧窄的肉穴给他带来的巨大快感。

  「奶子也不小呀!」

  搞了一阵,胡军忽然停住动作,伸出手扯掉萧楠衬衣的扣子,扒开萧楠的上衣,将萧楠的乳罩推到乳房上面。

  萧楠的乳房又大又软,乳晕足有1寸见方,但乳头却很小,微微向里凹陷着。

  胡军把萧楠的乳房握在手里,揉弄了半天,重新抽插起来,又操弄了一阵,才哆嗦着把精液全数射入萧楠的阴道里。

  「两位大哥,你们放了我吧,我不会报案的!」

  萧楠顾不得穿衣服,躺在那里,低声说道。

  此时李凯也来到后座,两人打量着近乎全裸的萧楠,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下了车,李凯顺手反锁住车门。

  「大哥,这妞不错,要奶子有奶子,要屁股有屁股,小逼也挺紧,还这么听话,不如再搞两回?」

  胡军压低声音对李凯说道。

  「这地方离市区太近,不安全,要搞也得换个地方!」

  李凯一脸严肃。

  「大哥,我看不如把这妞带回你那里,咱们兄弟痛痛快快地玩几天再杀!」
  胡军一脸淫邪地说道。

  李凯皱着眉头,沉吟起来,之前他们都是将骗上车的女人轮奸之后立刻杀掉,再埋尸灭迹的,为此胡军没少抱怨玩得「不过瘾」。

  「也行,要玩就玩个痛快!」

  沉思了半响,李凯咬咬牙说道,两人立刻回到车里。

  「他们是不是在商量一会儿怎么杀我呢?」

  萧楠躺在车里,心里异常害怕,可是却无计可施,她没想到自己一时疏忽竟然落到如此田地。

  突然,车门又被拉开,这次是胡军开车,李凯则把萧楠拉起来,一言不发地扒掉萧楠上身残存的衬衫乳罩,然后把萧楠拉起来,把风衣给萧楠穿上。

  「小妞,一会儿我们兄弟带你换个地方好好玩玩,路上你要是敢出声,我们就一刀宰了你!」

  胡军发动了汽车,回头说道。

  面包车迅速向北郊的城乡结合部驶去,萧楠只穿着件风衣,里面却是身无寸缕,阵阵冷风从窗户缝隙里透进来,把萧楠吹得瑟瑟发抖,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命运在等着自己………

【完】
评论加载中..